FawnRak

你我情意,当如此尽致淋漓。

【顺懂/咕咚】到底是怎么了呢。

我我我是混迹于各类顺懂太太之间近俩月的小透明。
看着各式各样的糖和刀子,牙和心都痒痒。
突!然!就!想!自!己!产!糖!吃!了!
完全OOC
求!轻!喷!QxQ
希望各位太太喜欢(鞠躬

——

顾顺这几天特不顺。
因为他发现在这几天和李懂的训练过程中,自己会不自觉地……起反应。
对,就是那种控制不住自家哥们儿起立地反应。
而这种反应,最为强烈的时候,是在李懂要充当枪架子,给他架枪的时候。

……

操,顾顺厌烦地砸了砸嘴巴。
小屁孩儿,哥这点儿心思 ,怕是收不住了。
李懂啊李懂,你到底啥时候才能懂啊。


李懂这几天也特不顺,还特不懂自己。
不顺不懂从何而来呢。
可能是晚上被迫和打着“呼吸训练”旗号,自己又被强行拽进对方怀里的顾顺睡一起时。
李懂不是感觉不到自己心跳和呼吸的变化。
压根儿没办法同步啊……李懂在心里小声嘀咕。
到底是怎么了呢。


又是一天的训练结束。刚踏进宿舍,李懂就被顾顺一脸懵逼地推进了洗浴间,完了顾顺还捎上一句“洗白白哦”。
李·薄·脸皮·懂被他臊得脸红。


脱了一身汗水的训练服,李懂这才发觉自己没带换洗的衣服。准备再次套上脏衣服出去拿时,有人敲了敲门。
“怎的还不开水洗,你是不是想哥亲自伺候你?”
……这人怎么到哪儿都能满嘴骚话。
李懂被他问得莫名其妙,对着门口喊了句:“我没把换洗的衣服带来。”
“啧,你洗你的,哥给你找。”
“哦……”
李懂又一次把脏衣服换了下来。走到花洒下试了试水温就开始洗了。
突然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李懂微微侧过头看着来人,手还抓着自个儿的头皮揉搓,泡沫和着温水流过李懂的脸颊,又顺着脖颈流向精瘦的腰肢,纤细却结实的大腿根……


顾顺觉得自己不太好——他的兄弟又要失礼了。


“衣服放这儿了啊。”急急忙忙地关上门。顾顺靠着墙,深呼吸了好几下。
操,死小孩儿,什么都不懂。


顾顺烦躁地挠了挠头,抓着自个儿的换衣服物去了隔壁寝——上庄羽陆琛那儿借水洗洗。
“顾顺我操你大爷!”来自刚训练完的后勤组的咆哮。


李懂把顾顺带来的衣服换下来后就感觉不对,太不对了。这他妈是顾顺自个儿的那件白背心吧。顾顺体型上本就比李懂大一号,身高也是碾压式。这件白背心穿自个儿身上简直跟自己奶娃娃时期偷穿堂哥的衣服的感觉别无二致。


两个字总结:真空。


李懂别扭着套上迷彩短裤。



好家伙,敢情这一身都是顾顺自个儿的衣服。灌进衣服的风已经快把李懂身上覆着的水蒸气给吹干了。李懂打了个寒颤。


别扭着走出了洗浴间,转头一看,发现顾顺躺在自个儿的床上笑意满满地撑着头看着自己,还厚颜无耻地吹了声口哨。


“懂儿,哥的衣服还好穿吧?啧平时没看出来啊,身板这么点儿。”


李懂听得羞愤,转身就要去翻柜子找自己的衣服。顾顺一个打挺跳起来,三两步走到李懂面前,抬手压着柜子。
“别啊懂儿,穿一会儿,就穿一会儿,嗯?”
李懂被他这一声尾音上扬的“嗯”臊得头皮发麻。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顾顺眼里的笑意更浓。扯着李懂就往床上坐。李懂这才发现顾顺穿了一件黑色紧身工字背心,将顾顺坚硬的八块腹肌和长时间训练下来的结实肌肉勾勒得淋漓尽致。
李懂挺不想承认这时候的顾顺看起来特别性感。
李懂有些热,偏过头也不敢往顾顺那边瞟。只得问了句:“你洗澡了吗。”
“洗了洗了,刚跑庄羽陆琛那儿借的水洗。甭担心,哥现在特香。”
李懂悄悄地勾了勾嘴角。
他的这些小动作,顾顺怎么会看不到。
顾顺觉得,李懂,什么都懂。



“懂宝儿过来,咱们继续训练。”顾顺向里坐了坐,朝着李懂张开了手臂。李懂顿了一下,慢慢地磨了过去。被顾顺健硕的胳膊环抱着,皮肤与皮肤之间传递的热量让李懂又开始心跳加快。


是我心思太敏感了吗。
李懂头一次觉得,自个儿有了少女的情怀。


“懂儿,你呼吸乱了。”顾顺低沉而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心事被戳中,李懂在顾顺的怀里开始挣扎着想起身。顾顺哪里肯,禁锢李懂的手臂紧了紧,腾出一只手按住李懂的头往自己健硕的胸肌上贴。



“你听,哥的心跳跟你的呼吸一样乱。”



“懂儿,哥不管你到底懂不懂。哥今儿就想告诉你,哥特喜欢你,像恋人那样的喜欢明白吗。哥想一辈子把你当成掌上明珠那样稀罕着。”



这是顾大爷为数不多的真心情话时间。现在倒是把俩人都整得有些不好意思。直到顾顺觉得自己主狙击手的耐力都要被磨完的时候,才听见李懂闷闷不乐来了一句:“那为什么要我穿你的衣服?”
顾顺有些哭笑不得,什么鬼啊这小祖宗,这是重点吗。
“哥就想看你穿,你穿哥的衣服,哥就觉得你比哥穿得好看。”
李懂又不说话了。顾顺也由着他。这小孩儿估计还没消化干净他刚才那段真情告白呢。这么想着。顾顺低头亲了亲李懂的额角。


你放心,哥有十成把握拿下你。


——
啊啊啊啊啊啊有开车心没开车胆……
还!是!求!轻!喷!
QAQ